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東法之窗 > 行業要聞 > 2017及五年來中文紙質圖書館配市場分析報告

2017及五年來中文紙質圖書館配市場分析報告

時間:2018-04-08 09:04:58  發布人:admin
分享到: 

龙珠激斗充值平台 www.yakbd.icu        在日前于河南開封舉辦的第14屆(春季)全國地方版圖書博覽會“館藏與出版”論壇上,中國出版傳媒商報社與三新文化聯合發布《2017中文紙質圖書館配市場分析報告》,并由《中國出版傳媒商報》社黨委書記任江哲擔任報告主講人。

 

       自2011年初本報和武漢卷藏聯手合作發布商報·卷藏數據報告以來,至今已經8年。商報·卷藏數據憑借其權威性、客觀性和指導性,逐漸獲得了業界的認可和信任。“商報·卷藏中文圖書館藏分析系統”采集的圖書館數據覆蓋規模也從最初的800多家到現在的1200家圖書館,覆蓋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累計品種接近200萬種。

 

今年年初北京圖書訂貨會的高層論壇上,本報發布了《5年來中國館配市場發展與趨勢》,受報告發布時間所限,統計時間為2016年11月~2017年11月。此次是首次對2017年全年數據進行完整統計和發布,同時參考歷年來的市場數據,進行5年來完整的趨勢比較,供業界參考。

 

市場體量

規模持續擴大 增速持續走高

 

       2013年至今近5年來,館配市場規模逐年擴大,館配碼洋從2013年的13.5億元上升至2017年的18億元,平均每年以7.46%的速度增長。由于2017年開展了“第六次全國縣級以上公共圖書館評估定級工作”,公共館貢獻力度強勁,使得2017年成為館配“大年”,其館配增速達到10.81%。

 

館配結構

少兒板塊行情向好 出版潛力無限但競爭激烈

 

       2017年館配結構變化:文學類居榜首且漲幅最大

 

       2017年全年各類別圖書碼洋排名中,文學(I類)圖書高居榜首,其以23.56%的碼洋份額位列各類別之首,且碼洋份額同比上升2.20個百分點,在22大類中上升最快;工業技術(T類)圖書以13.77%的碼洋份額排名第二,但受單品種館配冊數較少影響,該類圖書碼洋份額同比下降1.45個百分點,在22大類中降幅最大。經濟(F類),歷史地理(k類)碼洋份額分別占第三、第四。

 

       另外,工業技術(T類)低于文學(I類)圖書近10%碼洋份額,原因是2017年開展了“第六次全國縣級以上公共圖書館評估定級工作”,很多公共館集中采購,而大眾文學類圖書又是公共館的主要采購對象,使得文學類圖書的市場份額大幅度增加;工業技術(T類)圖書本身單冊價格偏高,在經費一定的情況下,圖書館在采購該類圖書時會采取“保品種減復本”的采購方式,同時基于該類圖書的專業性質,其需求量本就不及文學(I類)圖書,所以工業技術(T類)與文學(I類)圖書的份額差距是多種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見圖1)

 

微信圖片_20180408130411.png

圖1:2017年館配市場各類別碼洋同比變化

 

       近五年兒童文學館配市場增速可觀

 

       在對常規館配強勢類別進行分析外,我們特別選取大眾出版的領軍板塊——少兒類進行分析。其中,兒童文學作為少兒類圖書最重要的板塊,在一定程度上代表和決定了少兒類圖書的發展。

 

       根據統計可知,2013~2017年兒童文學市場呈現爆發式增長,增長速度遠超過整體館配市場。根據商報·卷藏采樣數據可見,館配碼洋從2013年的1453.3萬增長到2017年的3420.7萬,平均每年以24.37%的速度增長,5年同比增長了135%以上。少兒書不論在館配市場,還是一般大眾市場都增速可觀,備受歡迎。(見圖2)

 

2.jpg

 

圖2:2013~2017年兒童文學市場變化趨勢

 

       兒童文學領域 近五年少兒社與非少兒社競爭激烈

 

       少兒出版板塊作為熱門板塊有多受歡迎,可以從少兒社與非少兒社兒童文學館配地位或者說競爭格局圖中窺見一斑。(見圖3)

 

3.jpg

 

圖3:少兒社與非少兒社兒童文學館配地位變化

 

       從近5年少兒社與非少兒社在兒童文學細分市場的表現看,2013~2015年二者市場份額差值在±1個百分點內浮動,從2015年開始,非少兒社館配地位有所上升,2016年其碼洋份額高出少兒社6.99個百分點,2017年高出4.19個百分點。從兒童文學的增長速度及少兒社與非少兒社之間的激烈角逐可見,兒童文學市場潛力巨大,出版社都希望分一杯羹。

 

       楊紅櫻“笑貓日記”系列居2017年兒童文學館配暢銷書榜首

 

       從2017年兒童文學館配暢銷書目TOP10的榜單可見,老牌兒童文學作家楊紅櫻以她在明天出版社出版的“笑貓日記”系列登頂,成為2017年最受圖書館歡迎的兒童文學作家;其他受歡迎的兒童文學作家依次是沈石溪、黃蓓佳、曹文軒、李姍姍、樂多多。在出版社前10名中,浙江少年兒童出版社占據5席,北京時代華文書局作為唯一的非少兒社躋身其中。(見表1)

 

表1:2017年兒童文學館配暢銷書目TOP10

1.jpg

 

館配品種

 

圖書市場需進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近5年館配品種數連年增加,但從館配圖書的生命周期來看,每年參與館配的新書品種數相差不大,此外,從各年版圖書重印的數量變化情況來看,圖書市場需要進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改變圖書品種重復冗余狀態,以創新激活力,提高圖書品質。

 

       從2013年起近5年館配品種入藏趨勢來看,近5年參與館配的品種數連年增加,從2013年的90.8萬種增加至2017年的133.6萬種,5年之間,品種同比上升了47.18%。(見圖4)

 

4.jpg

 

圖4:2013~2017館配圖書品種變化(單位:種)

 

       從館配圖書的生命周期來看,每年參與館配的新書品種數相差不大,且當年參與館配的新書品種在次年約有4%沒有參與館配;在第三年未參與館配的圖書增加到10%左右;甚至約有3%的圖書品種僅在當年參與館配后連續幾年在館配市場都無流通。這說明,出版市場需要暢銷書的同時更需要常銷書,廣大出版者應該做好“把關人”,嚴控圖書品質,多出精品常銷圖書。(見表2)

 

表2:館配圖書生命力情況

2.jpg

 

       從各年版圖書重印的數量變化以及從圖書在版編目數據(CIP數據)可以獲悉,2012~2016年出版的重印圖書品種數逐年增加,重印品種數從2012年的17.2萬種逐年增加至2016年的23.7萬種,每年的重印率均在40%以上,2016年甚至超過了47%。“重版重印”不論是“經典再版”,還是“舊書新出”,我們都希望,減少重復出版、同質出版,多出常銷書,出代代流傳的好書。(見圖5)

 

5.jpg

 

圖5:2012~2016年版重印圖書品種數

 

       所以,從2012~2016年出版新書品種增長率和館藏新書品種增長率比較可知,出版市場并不需要過多的品種供給,而是需要有效供給,僅從館配市場來看,每年需要的新書品種有限,且館配增速有走低的趨勢,到2015年和2016年,館配增速呈現負增長態勢。這進一步說明,圖書市場需要進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改變圖書品種重復冗余狀態,以創新激活力,提高圖書品質。(見圖6)

 

6.jpg

 

圖6:出版新書品種增長率和館藏新書品種增長率對比

 

館配平均價格

 

圖書價格持續飆升 專業出版書價最高

 

       近5年,圖書平均價格從2013年的40.29元/冊上漲至2017年46.75元/冊。但就價格上漲速度來講,有逐年放緩的趨勢,2014年圖書平均價格為42.47元,較2013年上漲了5.42%,2015年為44.41元,同比上漲了4.55%,2016年為45.61元,上漲2.70%,到2017年繼續上漲2.50%。

 

       影響圖書定價的原因有很多,有制書材料及人工費用上漲;電商高價低折扣活動引發價格虛高;某些圖書過度追求外在裝幀,浪費耗材;版權競爭日趨白熱化,并發版權費用上漲等多種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

 

       就各類別圖書的書價來看,各類型圖書的出版遵循整體市場的價格變化規律,價格逐年上漲,且三者平均價格變化為:專業出版>大眾出版>教育出版。專業出版書價最貴,專業出版圖書平均價格約為50元/冊,大眾出版約為36元/冊,教育出版則在34元/冊左右;從價格的波動情況來看,專業出版價格相對平穩,大眾出版與教育出版價格波動相對較大。

 

       就高碼洋圖書館配品種數變化來看,2013~2017年參與館配的高碼洋圖書品種數逐年增加,且高碼洋圖書館配品種占當年館配總品種的比例也在增加。這表明市場對高碼洋圖書的接受度在提高,同時越來越重視對古籍、辭書等優質大書的館藏。(N代表圖書價格,N≥300元/冊的圖書為高碼洋圖書)(見圖7、圖8)

 

7.jpg

圖7:5年來各出版類型平均價格差異

 

8.jpg

圖8:5年來高碼洋圖書館配品種數變化

 

出版社競爭格局

 

大格局競爭不足 專業社向綜合性大社進軍

 

       根據美國經濟學家貝恩對產業集中度的劃分標準,產業市場結構粗分為寡占型(CR8≥40)和競爭型(CR8<40%)兩類。其中,寡占型又細分為極高寡占型(CR8≥70%)和低集中寡占型(40%≤CR8<70%);競爭型又細分為低集中競爭型(20%≤CR8<40%)和分散競爭型(CR8<20%)。

 

       從行業集中度指數來看,當下國內出版市場整體表現為:出版集團及出版社之間整體大格局競爭不足,仍然處于低集中競爭型和分散競爭型階段;但在版權、作家資源等具體事項上又競爭過度。(見表3)2017年度館配黑馬即市場名次上升最快的5家出版社。(見表4)

 

表3:5年來出版社競爭格局變化

3.jpg

 

表4:2017年市場碼洋TOP100社名次上升最快TOP5

4.jpg

 

       館配市場在多年來的發展中,各專業社核心業務權重也在變化。以美術社、醫學社為例,2013~2017年該類出版社的藝術類和非藝術業務大致呈6:4分布,但藝術類業務逐年下滑,5年下滑了2.89個百分點,相反非藝術業務則逐年提升;醫學社的核心業務權重增減變化規律與美術社一致,但區別在于醫學社的核心業務(醫學)在該類社占絕對優勢地位,每年貢獻的碼洋占該類社館配總碼洋的90%以上,不過五年來核心業務份額仍然下滑了1.78個百分點。(見表5)

 

       這表明專業社在逐步進行戰略調整,但調整力度還在探索之中,只是不再固守“專精特”的傳統發展理念,而開始試探性的涉足核心業務以外的領域。很多傳統的館配大社也是如此發展,在原有的拳頭出版線之外,向綜合性大社大集團發展。

 

表5:2013年以來美術社和醫學社核心業務權重變化  

 

5.jpg

 

館配暢銷書

 

主題出版如火如荼 IP聯動受眾廣

 

       2017年館配市場暢銷書TOP10的排名與2017年的暢銷書排名大致類似,及時反映時代流行文化與閱讀趨勢,這說明圖書館資源建設和服務做得越來越到位,貼合時代貼近讀者。從表6所示榜單可見,文學依舊是圖書館讀者最愛閱讀的讀物,前10位占了一半多?!度嗣竦拿濉肥?017年最受圖書館讀者喜愛的館配書,這其中有影視力量的推動,但我們仍希望這個時代,能多出版類似這樣有力量、有時代氣息,讀者喜聞樂見的原創作品。

 

表6:2017館配市場暢銷書TOP10

6.jpg

 

       每個時代都有自己的主旋律,近幾年來,出版業推出了一批理論學術著作和通俗讀物,主題出版持續火熱,并實現了社會效益、經濟效益的雙豐收。主題出版熱已經成為一種文化現象。影視IP熱也是這幾年的出版熱點。IP就像網紅,自帶流量,而文學,仍然是流行文化不容忽視的策源地。(因版面所限,更詳細榜單及分析請見商報網站。)

 

       在當下這個泛娛樂時代,我們希望,大眾能將注意力放在文學,放在閱讀上:捧起一本書,感受書香,享受書頁翻動的微風。閱讀引發的思維的樂趣,是其他娛樂化方式無法比擬的。這既是文字的力量,是出版的力量,也是出版和圖書館上下游生存之本。

上一篇:第八屆中國數字出版博覽會在京開幕

下一篇: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關于廢止、修改和宣布失效部分規章、規范性文件的決定